登入   會員專區
最新消息
Bookmark and Share
 
食品產業自主管理與國際接軌
企業消息 | 上架日期:2014/10/30

民以食為天,食品安全跟每個人息息相關。台灣近年來食安相關的負面新聞不斷發生,不僅讓台灣美食王國的聲譽大受打擊,甚至大眾對於吃都產生了疑慮。積極找尋改善的方法,重拾民眾的信心,是所有食品業者應有的責任。台灣食品產業現階段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我們可以從國際接軌、食品供應面、食品需求面三個面向來觀察。

            

產業需與國際接軌
其實我國早在1944年就成立了CNS國家標準,更是ISO國際標準組織的創始會員國,隨後於1948年成立了工業總會加強推廣產業政策,可見二次大戰前國家施政已有與國際接軌的觀念。對於食品安全的提升,於1951年推行正字標記進入認證的年代,而為了促使我國食品相關技術能不斷精進突破,1965年成立了食品工業發展研究所。然而,國際情勢的演變,於1971年我們退出了聯合國及ISO組織國際間通用的規範以及習慣,相關資訊我們無法第一時間取得,以至於我國對於食品安全的法規、業界作業標準,漸漸地與世界各國脫軌了,因此儘管1989年推出代表食品優良典範的GMP以及CAS,然國內的規範和檢驗標準逐漸與國際間的不一致,仍造成業者的困擾,甚至形成貿易障礙引發糾紛。

 

食品產業供應面
從供應面來說,我國食品產業普遍缺乏國際觀,我們的食品多數境內銷售,出口比例不高。這當中其實有一定比例的業者由於不了解預出口國家對於食品的規範,使得即便有興趣以及有企圖擴展至國外市場,所生產的產品在取得當地海關進口的許可都成了問題,因此無法順利進入市場;向國外採購原物料時,也因為不了解國外對於原物料分級的規範,購入非食品等級的材料用作食品加工用,增加了食品安全風險,整體台灣食品實應好好反省檢討產業升級的問題。

 

食品產業需求面
需求面而言,我們營養教育沒有落實,消費者不知該如何選擇以及控制自己的飲食,造成飲食過量或是營養不均衡,攝取過多不具營養價值的空白熱量。營養教育的漠視是個全球化的議題,造成全球肥胖人口持續攀升。已經有明確的科學研究發現,長時間高油、高糖、高鹽的飲食習慣,對於慢性病尤其是糖尿病有直接的關聯性。因為營養知識的缺乏造成個人健康的損失實在得不償失,但這同時也造成每年400億用在三高疾病(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的健保費用產生,對政府而言也是沈重的負擔。廣義的來說,食品營養教育的欠缺,是食品安全另一項非常重要的課題。

這些我們所面臨的課題,其實都可以借鏡國際間已有的成功案例來逐步改善。以下分別從自主管理、源頭管理和流通足跡、公協會與國際接軌、GMP的轉型精進以及消費者的營養健康教育這五個面向提出看法。


             

自主管理比嚴刑峻罰更有效
在分享見解之前,或許從一個比較生活的案例切入。我們都知道教育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從父母的角度思考子女的學習的時候。什麼學校比較好?孩子學校教的東西有沒有好好學?這類煩惱對於大部分家長們都不陌生。其實給孩子的課題只需要一項,那就是做好自主管理。首先,就是要守法。要了解法規,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違反的後果能不能承擔?再來,就是要對自己吃下肚的東西負責。份量適不適當?營養是否充足?有沒有適度的運動?最後,學習如何自我提升。各個學科領域,每天課堂中的學習是什麼?感興趣的科目怎樣繼續精進?這當中學校師長扮演了重要的輔導的角色,好讓自主管理充分發揮。而食品產業的自主管理,其做法在歐、美其實早已行之有年,是非常成熟的食品安全對策。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其實可以順勢利用歐、美的經驗,透過與區域或是全球的產業機構請教同步,讓我們食品產業能最快速地與國際接軌。去年食品衛生管理法第28條,針對「不適合兒童長期食用食品之廣告及促銷管理辦法」,食品產業發展協會便是透過與亞洲區的FIA(Food Industry Asia)請益,希望借此機會導入像是歐盟食品業者自律公約(EU pledge)這樣的國際慣例,制定出屬於台灣食品產業的Taiwan pledge。這是國際的主流趨勢,目前包含美國、加拿大、歐盟、新加坡等全球19個地區均這麼做,認為自主管理的效果比嚴刑峻法來得務實有效,對整體社會的食品安全更有幫助。


           

落實源頭管理、精耕流通足跡
在供應端我們需進行規範而在需求端我們需要進行教育。這兩者需要靠產、官、學界的通力合作才有辦法發揮作用。對於供應端,也就是業者的規範,產業界的自主管理是關鍵。蔣丙煌政務委員上任後,積極從「規範Regulation」的角度,推動GHP的全面落實、GMP的國際接軌、與Oracle合作的源頭管理科專計畫、以及流通足跡的建置等這些作為對整體食品產業提升自主管理,加速國際接軌,有很大的助益,非常值得肯定。食品產業發展協會申請的科專計劃,與Oracle合作的源頭管理PLM系統,便是協助業者在進行產品開發時,就能依照輸出國的法律規範進而篩選原料供應商、選擇製程的design for compliance製程系統,這便是落實源頭管理的好處。而當發生食品安全疑慮的案件時,如果製造商、零售商彼此間有通用的追蹤批號系統,好比說共用的GS1系統,那有疑慮的批次便能夠精准掌握,有效縮小影響範圍以及在第一時間迅速的下架,減少社會大眾不必要的恐慌,這便是精耕流通足跡。

 

公協會學習國際規範,與國際接軌
台灣法令規範與國際間的差異,對內造成民眾業者困惑,對外將造成貿易糾 紛。就台灣CNS國家標準與國際接軌一事,除了讓業者得以依循,更可以避免因差異造成媒體或民眾的誤解,引起不必要的爭議。從法規制度面來說,包含CNS、自主管理體系、源頭管理系統、流通追溯系統、標示規範、檢驗方法等,國際間都有可供參考引用,應全面檢視接軌;另一方面,從產業的角度,食品業二十二個公會,應該就各自相關的規範,主動進行比對,提請政府進行修訂,並爭取緩衝期,幫助產業升級,與國際共同標準。中長期而言,不論是源頭管理系統、產品流向追蹤體系或是導入各種與世界接軌的自主管理認證規範,都需要公會主動引介、積極推展,邀請主要廠商前期示範,才有機會帶動整體產業參與,發揮效益。

 

             

GMP的精進與轉型社會企業
另於最近這次食品安全事件,GMP的存廢成為了話題。其實,GMP協會的功能本來就是輔導廠商施行良好的生產製程,用意是良好的,問題不應該是存在或是廢除。前文自主管理提及的學生校園案例,學生於校園中可以透過師長獲得自主管理的咨詢以及輔導,在推行食品業者自主管理時,也會有輔導產業升級機構的需求。這個時機點,真正的課題應該是GMP接下來要怎麼轉型以符合這需求以及GMP制度上的改革。GMP立意對於食品產業是正面的,因此應該是增加它的廣度以及深度,將GMP的體系進行3層的分級:
1.第一級:便是最普及的產業自主責任性規範,用普及GHP和落實進銷存管理作為進入產業的基本門檻,增加其廣度,廣納30萬家食品業者共同提升食品安全品質。而以這為基礎。
2.第二級:往上一層的則是我國的食品產業中堅份子,為產業標準的代表。可以透過22個產業工會帶頭連署凝聚共識來提升GMP標準,將CNS國家標準與接軌國際,以及制定行業標準。
3.第三級: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則是我們食品業的精英佼佼者,位於這分級體系頂點模範企業,他們應該要積極爭取SQF這等國際間最高的食品安全認證,符合國際的標準,挑戰國際市場。
而GMP的良好立意具備了社會責任的概念,政府應該輔導GMP協會轉型成為社會企業,透過提供輔導時數或是服務的方式爭取會員入會,建立起永續經營的運作模式。

               

消費者充實營養健康教育
前幾段提及的作為均是從食品的供應端進行檢視所能給予的建議。然而,一個國家社會的食品安全,除了供應端的產業升級、國際接軌,需求端的消費者在供需平衡中所形成的拉力同等重要。在需求端,最重要的應該是加強食品營養教育。民眾對於營養的認知,不單純只是個人健康的提升,消費者的需求會帶動整體供應面的轉變,是改善整體大環境的長期策略。消費者了解什麼是健康的選擇,了解各類食物的營養價值以及合理的價格帶,那麼高油、高糖、高鹽的食物以及價格遠低於合理範圍的食品於消費者心理就會亮起紅燈提出警訊,再由市場機制發揮功效。我們每天都要吃三餐,營養教育應該是很活潑有趣的。於通識教育上,可以推廣均衡飲食「3量1動」的概念。3量首先的是份量,我們攝取的份量要對。其實媒體報導的食安風暴,嚴格說應該歸為食品詐欺,真正全球的食安問題,其實是飲食過剩,吃得過多,造成肥胖以及三高疾病。第2量是熱量,我們要了解我們吃的食物的熱量組成。成年人一天大約需要2000大卡的熱量,那這麼多的熱量我們要怎麼分配在我們所攝取的飲食組成當中?第3量是均衡量,我們的飲食應均衡地攝取該有的宏量營養素(macronutrients)、微量營養素(micronutrients)以及其它具有保健功效的膳食纖維、植物固醇、以及抗氧化物質。飲食秉持著這3量,搭配著適度的運動,才能形成一個健康的良性循環。舉例來說,每天慢走一萬步,搭配少吃一份鹽酥雞,一週下來便可減輕體重一公斤,達到健康減肥的效果。這是很淺顯的營養教育,但透過學界的專業深度和力量,營養教育可以更落實地深入校園中,將營養教育做得更透徹。Jamie Oliver Foundation 的做法就是個很成功的國際範例。其與英國當地學校一同規劃營養午餐,搭配活潑的方式教導學童認識食材,透過啟發學童對於營養的認識,增進健康飲食的觀念,一步步改善當地的飲食習慣。我們除了可以向其學習外,也可以配合著推動校園食品安全週或是食品安全月等活動,讓營養教育生活化。


總結
食品產業是文化產業,一個國家的飲食文化反應出它所擁有的自然生態,以及所孕育出的人民對於生活的習慣和態度。每個民族都擁有自己截然不同的飲食文化,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獨特的菜餚,確實是文化的象徵。我國現階段面臨問題的解決方案就是國際接軌,學習外國務實可行的成功做法。我國的食品業者不是壞,是習慣不好,透過導入國外自主管理的模式提升我國食品安全的等級,也讓我們有進入國際市場的門票。而我們對於飲食教育也應效法國外的做法,透過改善需求端對於飲食的訴求,進而帶動整體大環境的提升。

 
上一則   借鏡國際自主管理體系,推動國內GMP轉型
下一則   泰山企業市售食品「無使用動物性油脂」之聲明稿